城市邊緣不斷延伸 機動車越來越多 是時候進一步擴大禁鳴范圍了

行業資訊
發布時間:2019/7/18 10:10:00

城市邊緣不斷延伸 機動車越來越多 是時候進一步擴大禁鳴范圍了


2005年的禁鳴政策在怎樣的背景下出臺?武漢目前的禁鳴區到底是34條道路還是區域?禁鳴區能否擴大、怎么擴大?長江日報報道引發熱議,就網友們關心的一系列問題,長江日報記者咨詢了相關專家和部門。

我市禁鳴政策曾走在全國前列

為保護和改善城市環境,控制交通噪聲污染,2005年7月1日起,武漢正式施行《市人民政府關于禁止機動車在市區部分道路及環線區域范圍內鳴喇叭的通告》,覆蓋34條道路及其環線區域。

據了解,武漢市很早就萌發了對機動車亂鳴笛現象進行約束的念頭,2005年的禁鳴政策出臺前,做了許多調研及準備工作。2005年2月,武漢市環境監測中心站曾對外發布數據稱,江城226公里干道上的189個交通噪聲監測點顯示,近七成噪聲超過70分貝的國家標準上限。

“武漢市2005年出臺禁鳴措施,這在當時走在全國前列。”中國管理科學研究院武漢分院副院長胡潤洲在接受長江日報記者采訪時介紹,在他的印象中,當時只有北京的部分區域以及上海等少數城市施行禁鳴。

胡潤洲回憶,武漢實施禁鳴政策之初,許多路段不僅有禁鳴標識,還豎立著“禁止鳴笛”字樣的提示牌警示提醒。在禁鳴嚴管路段,有交警巡邏值守,對違規鳴笛行為進行處罰,“效果還是很不錯的”。

2005年武漢禁鳴政策正式實施以后,環境監測中心連續多日對禁鳴范圍內的124個路段跟蹤監測發現,交通噪聲平均下降1.5分貝,平均峰值下降1.7分貝。此外,自禁鳴以來,交通事故不增反降,與2004年同期相比,2005年7月、8月事故數分別下降22%和10%。

武漢到了擴大禁鳴范圍的時候了

隨著城市建設的不斷擴容,機動車多了,車輛管理難度越來越大,隨意按喇叭的問題也越來越突出。

2017年5月,武漢發布的《2017年環境狀況公報》顯示,當年武漢城市道路交通噪聲平均值為69.8分貝,達到噪聲強度二級(70分貝)標準,比2016年上升0.6分貝。對此,武漢市環境監測中心主任梁勝文分析,噪音上升源于武漢機動車數量不斷增加,司機鳴笛現象日益嚴重。

“曾經走在全國前列的禁鳴政策,現在已經有些落后了。”胡潤洲認為,武漢到了進一步擴大禁鳴范圍的時候了,建議武漢與時俱進,出臺升級版的禁鳴政策,對汽車鳴笛擾民行為加強綜合監管。

他說,目前的武漢禁鳴區涉及路段大多位于中心城區,隨著城市邊緣的不斷延伸,如今二環線已經擴展到了后湖,三環外的一些區域,比如武漢開發區三角湖區域、光谷、常青花園等,如今已經成為人口密集、配套完善的開發區或居住區了,這些區域也應劃入禁鳴范圍。

針對區域禁鳴更符合市民控噪需求

武漢禁鳴政策究竟是針對道路禁鳴還是針對區域禁鳴?長江日報報道了武漢現行禁鳴政策后,不少網友注意到34條道路被列入禁鳴名單中,均感到疑惑。

記者注意到,多數城市的禁鳴政策是劃定一定的禁鳴區域。例如,北京規定五環路(含)以內為禁鳴范圍,南京規定長江以南繞城公路以內為禁鳴范圍。

記者就此咨詢市生態環境局,相關負責人表示,武漢現行禁鳴政策主要是指在上述道路禁止鳴笛,“具體執行單位是交管部門,建議由他們給出權威答復。”記者采訪交管部門,截至發稿時,暫未獲回復。

胡潤洲說,近些年來,全國多個城市加強對汽車鳴笛行為的整治,擴大了禁鳴區范圍,處罰措施也更加嚴格,且大多針對區域禁鳴。他認為,這些城市的舉措更符合市民對于控制噪音的需求,武漢市應予以借鑒。

長江日報記者汪洋

多地處罰鳴笛

有“高招”

長江日報記者了解到,為減少違法鳴笛現象,多個城市有“高招”。

重慶、深圳等城市2017年啟用了違法鳴笛聲吶自動抓拍系統,并把違法鳴笛的車牌公示在LED燈牌上。2019年4月,重慶“電子警察”抓拍系統再次升級,主城區內投放了35處“聲吶”,若在禁鳴區域違法鳴笛,一旦查實將予以罰款200元的處罰。

南京根據鳴笛情況,分層進行教育處罰。對偶爾短促的違鳴,主要以警示警告的方式加強教育管理;長時間違法鳴號或連續以鳴號方式催促前方車輛和行人通行的,除警示教育外,還將處以50元罰款。對機動車擅自改裝或加裝高音喇叭的,將先行扣車,待拆除違法裝置后,再進行處罰。